3u網址|在路上

甯靜的深夜,北風“呼—呼”地刮著,月亮將他朦胧的光照射在大地上……一個簡陋的小茅屋裏,仍有一絲光芒在閃耀。

孟郊躺在床上怎麽也睡不著,明天一早他就要離開生他養他的母親,上京趕考。想到這兒,他的眼睛裏不禁六畜了滾燙的淚水。

朦胧中,孟郊看見年邁的母親正用她粗糙的手一針一線地爲他縫補那件破舊的棉衣,濃濃的母愛滋潤了他的心田。

北風依舊“呼—呼”地吹著,一陣緊似一陣,似狼嚎一般。母親凍得瑟瑟發抖,手指也凍僵了,像一個個通紅的胡蘿蔔,她放下手中的針線,雙手合攏放在嘴邊,用力哈了幾口氣,然後使勁搓著,看到此情此景,孟郊的眼淚再次奪眶而出,他真想沖上去,一把抱住母親,給她取暖。

無情的寒風不停地向小屋襲來,燈光在左右搖曳著,微弱的火苗經不起寒風的吹襲,“卟”地一聲滅了,母親歎了口氣,摸黑拿起火石,“哧”的一聲,油燈點亮了,母親繼續縫補著衣裳,可是,無情的大風一次又一次地朝小屋襲來,母親就一次又一次地點燃油燈,繼續縫補著……

看著母親的身影,孟郊不禁想起童年時發生的一件小事。一天,先生要求買一本書,可是,孟郊家裏很窮,連生活都顧不上,更別說買書了,他沒有告訴母親。可是這件事還是像風一樣吹進了母親的耳朵裏,不久,母親把一本嶄新的書拿給了孟郊,原來,母親當掉了她唯一的陪嫁首飾……

油燈下,母親還在縫補著衣裳,突然,母親眉頭一皺,一滴鮮紅的血像珍珠一樣滲出來,母親把手放在嘴邊吸吮了一下,然後又沒事似的繼續縫補著,看到這兒,孟郊的鼻子一酸,眼淚再也忍不住,像泉水般直瀉而下,把枕頭都弄濕了。

月亮收起了最後一道光芒,太陽升起來了。來到院裏,母親撫摸著孟郊的頭,依依不舍地說:“兒啊,你可要早點回來呀!”

孟郊的眼睛再次模糊了,母親就像那春天的陽光,照耀著孟郊這棵稚嫩的小草,母親偉大的愛,將伴隨他經曆風雨,走向遠方。

望著遠處正在揮手的母親,一首小詩在孟郊心底流淌:

慈母手中線,

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

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

報得三春晖。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這是一位國士,對人生道路的感歎。每個人都會踏上一條屬于自己的道路,漫長迂回,無法避免。
路雖遠,體力充沛即可走完;路雖曲,小心謹慎就可無礙。可人生之路,未知而充滿神秘,誰也弄不清楚下步會發生什麽,有可能昨天還是“山窮水盡疑無路:,今日已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也或是剛剛才”直挂雲帆濟滄海:,現在已是“黑雲壓城城欲摧”。有時,人生真的無法捉摸。
“蜀道難,難于上青天”。蜀道尚且如此,3u網址們又怎能一路風平浪靜。從古至今,凡在路上,皆有所失。兵仙韓信,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奈何“君要臣死,辰不得不死”;嶽飛精忠報國,勇抗金兵,可上有小人,君子哪有容身之所;孫中山少懷壯志,建立民國,誰曾想“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毛澤東戎馬疆場,一世英名,可過于“舍我其誰”,憾于草草收尾。
就算“將登太行雪滿山”,但“大風破浪會有時”。人生道路也不盡都是坎坷,往往坎坷過後就會有獨特的流光異彩。君不見,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著《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騷》……既然選擇了遠方,就注定風雨兼程;有風雨,便也會有燦爛的陽光,絢麗的彩虹!人生道路就是這樣,跌跌撞撞,意氣風發,談笑一瞬,成改轉空。既然是在路上,那便一路且歌且行,領悟人生。
時光是不停流逝的,就像水裏的魚兒,或是空中的雲朵,永遠都在不停運動。我們把握不到,但這卻造成了人生的短暫性。我們呱呱落地的時候,便開始了這條有限的道路,可能每人的路徑不會相同,但終點之會有一個,那便是死亡。既然,結果早已注定,3u網址們一路的苦苦掙紮豈不是毫無意義,皆若泡影?畢竟,誰也擺脫不了生命的束縛。路,終有盡頭。
不!蝼蟻尚且偷生,人們又豈會依齊彭殇之言。書聖王羲之蘭亭聚會,“列敘時人,錄其所述,雖世殊事異,所以興懷,其致一也”。文豪蘇東坡則認爲,“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爲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主之無盡藏也。”這是怎樣的超然灑脫。
始終雖已固定,但既在路上,又有誰會走那條最短的直線,“亦余心之所善,雖九死猶未悔”。